我的大西北歌单

繁忙的工作之余,音乐是绝对不能少的,既能减压,又能放松心情;我的音乐口味很广泛,流行、民族、民谣、电子、摇滚、轻音乐都有涉猎,但是个人重度喜欢的主要是轻音乐中的国乐、民谣和民歌,这次不说轻音乐,只聊聊民谣和民歌。
准确来说民歌是属于民谣的一部分的,但是从现在的音乐大环境来看,民谣和民歌是分开的,一个低吟浅唱,一个高亢嘹亮;一个让你思考人生和社会现状,一个让你感受风土人情;但是现在的民谣属于新民谣,从麻油叶、逼哥、宋冬野,在到赵雷,可以说这几位是新民谣的代表人物了,但是这些民谣里充斥着大量的“姑娘、南方、理想、流浪、故乡”,歌曲间充满着美好的意象,所以导致现在很多人认为自己听民谣很有逼格,言语间充满着对其他音乐的鄙视,是的,听音乐也存在鄙视链的,喜欢民谣的是拒绝把民谣和其他音乐放在一起聊的,我很讨厌这种鄙视链,音乐不分高低贵贱,不分逼格,只要是好听,适合自己就可以了。


在众多音乐中,还是唯独喜欢大西北的,我一直觉得西北那个地方很邪性,有许巍、郑钧、赵牧阳等一些开山鼻祖,张艺谋、陈凯歌这样的大导演,还有贾平凹这种文艺大师,都是大西北出来的,现在的就更多了,他们是黄河水喝多了,还是黄沙吹多了?就是这么直接纯粹原始,这么牛X;感觉与温柔婉约的南方相比,苍茫雄浑的西北更适合那种豪迈的音乐,听起来的真的有味道,很接地气,相对于其他地方也许这里的人对土地更有有种天生的亲近感,而且在人类的情感中这种原生态的情感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东西,毕竟中国人有着浓重的乡土情节,所以这里的人们创造出了一大批独有的音乐形式,例如信天游,老腔,山歌,秦腔等,从风格上来讲我分了两个区域:陕北、宁夏和兰州、新疆;下边就罗列一些我喜欢的歌手和歌曲

陕北篇

陕北还是以民歌为代表,凄美又带着悲伤,可能是艰苦的自然环境和历史上的悲惨记忆等多种影响,也有单身汉想媳妇的冲动元素构成,歌词的主题都是妹子哥哥的,听起来我觉得很实在,陕北民歌唱的是触手可及的妹子,新民谣唱的是遥不可及的姑娘,换成你,你喜欢哪个?


最近一直在听的一首,不管原唱和翻唱都非常好,可以说是把黄土高原的男女之情唱的相当到位

这是原版,绝对的黄土高原汉子,声音中带着黄土高原的苍凉狂野和黄土高原男人的深情

这是翻唱版,女声很好听,虽然陕西方言略带生涩,但是唱的特别走心,“抱一抱那要命的亲格蛋蛋”听着真的舒服

这首歌是以前在刷头条的时候听见的,高音部分那段陕北腔相当棒。

其实除了山歌,还有华阴老腔,很有味道,毕竟是中国最早的摇滚乐,但是因为受众太小了,好多人从来没听过,还好现在经过改编,与现代结合;第一次听老腔还是在郑钧对《长安长安》里,“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经典唱段!华阴老腔走进大众视野应该感谢谭维维,一首《给你一点颜色》将华阴老腔喊了出来,正如崔健所说“黄土与摇滚,农村与城市”都结合给人们带来相当大的震撼,虽然我个人对歌词不太喜欢,写对不错,但是有点拼凑对感觉,词不对曲;再加上后来春晚上的一首《华阴老腔一声喊》将老腔推向全国。


感受一下来自黄土与摇滚,乡村与城市的结合!


这是听到的一首更地道的老腔与摇滚的结合。

其实不管是山歌还是老腔这些歌都是高亢的声音中带着深沉,也许是黄土高原峥嵘,一望无垠的黄色土地,气候寒冷,必须向大自然做斗争,所以音调高亢、嘹亮,质朴中带着严峻和深沉,也许你听过的陕北歌曲很少,但是有句话你肯定听过,具体是哪句自行体会

大雁雁回来又开了春, 妹妹我心里想起个人。 山坡坡草草黄又绿, 又一年妹妹我在等你。 牵牛花开花在夜里, 哥哥我有个小秘密。
日头头升起来照大地, 看得清我也看得请你。 山丹丹开花羞红了脸, 哥哥你让我咋跟你言? 司马光砸缸就一下, 豁出去告诉你我心里话。
黑夜里月牙牙藏起来, 扑通通钻进了哥哥的怀。 云从了风儿影随了身, 哥哥妹妹从此不离分。 圪梁梁光光任你走, 一夜里三次你吃不够。
村东的河水哗哗地响, 妹妹我快活的直喊娘。 花瓣瓣落下果子熟, 要生个娃娃满地走。 眼一闭呀眼一睁, 改革开放就刮春风。
树苗苗长高要直上天, 哥哥你要进城挣大钱。 树叶叶落下只剩了干, 哥走了我夜里长无眠。 烧开的水后有下锅的米, 马配上了鞍后没了人骑。
晴天里打雷真真个怕, 哥哥你在城里有了她。 一阵阵狂风一阵阵沙, 妹妹的心里如刀扎。 黄河水它流走回不去, 几回回哭得我快断了气。
大雁雁南飞秋声声凄, 慌了责任田你富了自留地。 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逼, 这么好的地方留就不住你。

宁夏兰州篇

记得曾经看过一段话,说中国民谣的根在西北,而西北的民谣在兰州,这句话我是认同的,在中国,任何一座城市都有属于它的性格;像成都,一座休闲的城市,一首成都唱出来那种味道,而兰州呢,是全国唯一一座黄河穿城而过的城市,兰州四周环山,地域非常狭小,长条状的城市,这样的地形赋予了人们非常独特的情感。既想着走出去看看花花世界,又有着家中黄河母亲绕指柔的牵挂,于是乎在两者拉拉扯扯间,生出许多对人生和成长的感触来,最早接触新民谣就是从兰州的张玮玮、野孩子开始,再到宁夏的赵牧阳、苏阳;所以对于这两个地方的人来说,可能唱的最多的就是黄河,


二十年的野孩子,唱不尽的黄河谣!

一首接地气的歌,送给兰州西固,兰炼厂的小伙伴!
其实还有一首敕勒川非常喜欢,一副大草原的画卷在歌曲中徐徐展开,天似穹庐,笼罩四野!

兰州说完了,聊一下宁夏吧,赵牧阳和苏阳乐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最早知道赵牧阳还是很早的时候听摇滚的时候,很牛逼的一个鼓手,后来自己也出来专辑,其中最喜欢的两首歌,黄河谣和侠客行,06年专辑是一个版本,到现在又有了新版本,06年感觉还在民谣和西北民歌之间犹豫,有点羊肉泡馍配红酒的味道,但是在新版本中完全回归了西北民歌。

06版的黄河谣,更多的是民谣用的最多的吉他伴奏,听起来有些西北的味道,但是软绵绵的。

新版的黄河谣,加入了他所擅长的鼓,而且音调更加旷野!

06年的侠客行,和黄河谣一样

新版的侠客行,这才是西北摇滚,中间那段唢呐起来的时候,浑身起鸡皮疙瘩,也许这版唱出来他那消失的二十年,落魄的二十年吧

冷风吹心头,何其的凄凉、绝望与无助,往事如烟,无助的双手只能端起一碗酒,让烈酒浇心头,笑着哭,哭着笑,目空心空,我自逍遥,飘飘悠悠一去不回头,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人们到看到我,却不知道我是谁。

第一次听到苏阳乐队的歌是在10年,一首贤良把我吸引住了,这个调调从来没听过,这么本土的歌词也没听过,后来了解到这是宁夏花儿的唱腔,这个奇怪的唱腔铸就了这个另类的西北摇滚,宁夏花儿的基调与摇滚的节奏感的Crossover,是苏阳乐队的音乐特点,也是我为之着迷的一种独特风格。


满嘴贤良淑德,一肚男盗女娼!

贫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

贺兰山下,自古以来是中原和外族的重要的界限,听着歌感受一下岳飞当年的“架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和塞上江南!



新疆篇

新疆的歌手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于本站 | Verkey's blog

已有 8 条评论
  1. 我已经在大西北出差生活了快一年了,这些歌曲归总得挺好

  2. 很多歌和当地的文化息息相关。我在云南好几年,本地的歌曲听过不少。本地人对于一些歌曲津津乐道,公园里也有大妈在那唱。有人去丽江,买回来那些流浪歌手的光盘找我给转格式。可是,我只想说:真难听。大西北的文化我不了解,看了你的文章,算是了解了一些了。

    1. 云南民歌比较出名的就是老司机带带我这样的歌曲了,丽江的歌曲都是偏民谣的,但是也有部分本地歌手,现在电脑里还有他们的cd呢

  3. 好听欸!老哥,今天csgo Major开赛哦

    1. 埃,估计没时间看了

  4. 苏阳的确有才,没被下架也是个奇迹。
    许巍虽然是西安出身,却没多少西北味,可能被好基友李延亮带偏了。
    倒是张楚的早期作品《西出阳关》很有大漠风情。
    以及,不知你如何看待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西北风”?

    1. 许巍完全跑偏了的,八十年代末那时候我才几岁,只知道一首信天游,汗~~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