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敦煌-那远去的遗迹

这是一篇2011年就该整理的游记,拖了7年,拖延症真的很烦.

第一次了解敦煌其实是在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的时候;整本书印象最深的就是关于敦煌的那几篇文章,从道士塔到莫高窟再到阳关雪.一副千年历史画卷展现在眼前;所以很想知道当年国外学者如此着迷,让国内专家无限叹息的瑰宝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2011年十一刚过,游人最少的时候,趁着去敦煌出差,特意腾出两天时间,前往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玉门关、阳关等这些在我们耳边响彻了很久的地方去看看。

第一站就是莫高窟.

当时自己一个人,上午还睡了个懒觉,吃完午饭只好打了个车去莫高窟,一路上不是戈壁就是沙漠,第一次感受了大西北的苍凉。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塔呈圆形,状近葫芦,外敷白色。从几座坍弛的来看,塔心竖一木桩,四周以黄泥塑成,基座垒以青砖。历来住持莫高窟的僧侣都不富裕,从这里也可找见证明。夕阳西下,朔风凛冽,这个破落的塔群更显得悲凉。

这是余秋雨《道士塔》中的一段话,果然,找到了那条河,那块空地,那个塔群,只不过河已经快要干枯,倒是那几个塔,依然孤零零的伫立在那。

那个王道士的塔还在,和众人一样,想不明白一个佛教圣地怎么叫一个道士来管。

门票不便宜,但是能看看千年的文化艺术宝藏也是值得的,全程不让拍照....只能将哪些壁画印在脑海里。

前代艺术家的遗留,又给后代艺术家以默默的滋养。于是,这个沙漠深处的陡坡,浓浓地吸纳了无量度的才情,空灵灵又胀鼓鼓地站着,变得神秘而又安详。

游览完莫高窟,准备前往鸣沙山,十月份已经是北方的秋天,在这隔壁荒漠下,沙尘暴随时会来,所以纱巾是来大西北的必备物品;

风沙过后,亦然大晴天。远处的鸣沙山已经可以看见。

看到鸣沙山,也是第一次见到沙漠.兴冲冲的拍了张照,殊不知找的是个日本人帮的忙。

骆驼,必然是和沙漠联系在一起的,鸣沙山这里也可以骑骆驼,但是我还是想自己爬上去...毕竟小时候骑过一次.

这么色彩斑斓,看到还是有一些激动的,毕竟在这沙漠荒芜之地。

看着不远的路程,走着还是很费劲的,一脚一个坑....等爬到顶山已经累的不行了。

山上风沙很大,吹的眼睛睁不开,只好下山前往月牙泉

旋风捲成鸣沙山,夕阳遥映月牙泉。

随着月亮升起,天色逐渐暗了起来,其实还是没有玩够了,无奈司机着急了,只好结束今天的行程

晚上到了酒店后,咨询了酒店前台,阳关、玉门关等地方最好是跟团或者自驾过去,离市区很远,而且都没有公交。时间久远,忘记是酒店推荐还是自己找的团了,大概10个人,一辆商务车,价格好像是100块钱,不包含景点门票及餐饮,只是个车费。

第二天早上6点出发,5点就要起床,本来平时很少这么早起的人,居然还是早早的起来了,很佩服自己。

秋天的西北还是很冷的,还好车里的暖风够足,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等日出。

日月同辉。

今天第一站是敦煌雅丹地貌,说实话没来之前根本不知道雅丹地貌是什么。头一晚上简单了了解了一下,敦煌雅丹属于古罗布泊的一部分,下车之后,被那些布局有序、造型奇特的地形震撼到了。

小插曲:这次出来带的相机出问题了,不是色彩不对,就是跑焦,所以这次的片子很烂很烂,导致在没离开敦煌前,就开始计划第二次的行程。

此次同行的云南记者小哥,两个上海的美女。

一望无际,大漠的苍凉感直入心间.

还在回味的雅丹奇特的地貌的时候,已经到了汉代古长城遗址.

真的不能想象,眼前的这个毫不起眼的土堆是汉代的,离我们已经2000多年了,因为敦煌地区干旱少雨,遗迹保持的非常好,但是还是经不住岁月的侵蚀。2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是在这里抵御外族的入侵。

看过了长城遗址,前往玉门关和阳关,玉门关是和汉长城遗址在一起的.

早在公元前121年,西汉王朝为抵抗匈奴对边疆的骚扰,经营西域,在河西走廊设置了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同时建立了阳关和玉门关。从地图可以看出,阳关和玉门关都是通往西域的门户,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出敦煌后必须走两个关口的其中一个,两者都是“丝绸之路”的重要关隘。

远眺玉门关;
除了在古诗中听到过玉门关以外就是网游中了,一般的中国风游戏或者武侠游戏,都有一个场景和玉门关有关,比如剑三、天龙八部。仔细的和游戏中的场景对比了一下,基本上差不多。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在遗址外边居然发现了水,据说这里在2000多年以前是个水草丰满的地方.

辞别玉门关,到了午饭时间,午饭在戈壁第一村解决.很难想象,戈壁的一片不毛之地中居然有这样的一个村子,树木林立,有瓜有果,葡萄很甜。

吃饱喝足,前往下一个重要关口-阳关,再去的路上看到了蜥蜴和海市蜃楼,当时兴奋的把眼镜都压碎了,也忘记拍照。

如果没有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邑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千年后的今人,还有谁会记得阳关?

如今的阳关是座仿古建筑。

自西汉以来,多少将士曾在这里戌守征战;多少商贾、僧侣、使臣、游客曾在这里验证出关;又有多少文人骚客面对阳关,感叹万千,写下不朽诗篇。高僧玄奘从印度取经回国,就是走丝路南道,东入阳关返回长安的。

远处的祁连山遥遥可见。

偶然发现这里还有俩车,难道是说,阳关是被历史的滚滚车轮湮没的么?可历史的滚滚风尘被现代气息所淹没的时候,我们得到的还有什么?

PS:景区也模拟了当年的出关情景,有外交官,可以花上几十块钱办一个出关牌。

而今,昔日的阳关城早已荡然无存,仅存一座被称为阳关耳目的汉代烽燧,耸立在墩墩山上,让后人凭吊。

带着丝丝满足感,结束此次敦煌的前部行程,晚上去逛了有名的夜市,看了看著名的飞天雕像,也和云南小哥喝了几口,相约以后有机会还一起出行。

敦煌,一个提到丝绸之路绕不过的城市,走在这里的每一寸土壤之上,都能感受到文化和历史的洗礼,悠久的文明史,赋予这座古城无与伦比的美丽。

如微风轻踩过树叶,在竹林间缓缓穿行,越过树林边界,来到大漠戈壁,悠扬而深邃的梆笛,与女中音在黄沙中交汇,依稀从远处传来驼铃声,响彻这千年的磅礴大漠,伴随着主旋律的鼓点,直到末章才渐渐消失,一直伴随着心跳的节奏,最后被大风吞没,风继续前行,终于望见千年前惊鸿一瞥的雪顶。风,寻找了千年,山,等待了千年。停步,意味着终结,但,为了完成誓言,我回来了。

已有 2 条评论
  1. 好美啊,在您的图片里走了一趟“敦煌”游,千年古迹,虽沧桑但历史久远,可见华夏民族之伟大!

    1. 确实很美,但是实景更震感,有机会一定要去一次,感受以下

添加新评论